我在这里: 首页 » 网事如烟 » 浏览文章: 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四)
« 寻找真实的我?麻烦大家.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五) »

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四)

(10)

人鬼疏途永难聚,风火摧花,纷纷如飘絮。无边落叶残秋曲,不见半夏盈盈绿。

孤形只影谁相会。饮恨吞声,怎偿心中罪。俯仰长空东逝水,难寻旧日芊芊翠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接到了一封信。信封上写着:专陈忘川村守军新兵营炼亲启。右下角注着八里庄守军百长眷。

是眷哥写来的,而且晋升百长了。信中写着:“炼弟如见:愚兄自驻沿海八里庄至今,朝夕剿寇,未至书贤弟以表关切,兄实汗颜。近闻家乡荻弟于九月二十二新婚,迎娶当朝龙啸天丞相之女为妻。兄为之喜。复闻,新婚当日有人纠众寻仇……”

本来神思萎靡的我看到这里,立时精神起来,从眷哥这封信中,我定能知道荻之前所遇之事为何了。

信中续道:“领头之人,乃江湖上恶名素著之女魔头林某。传言林某痴缠荻弟时。始终遭拒,直至荻弟新婚当日,林某竟闹至叶府。所纠人众皆为西方魔族魔教教众。叶府众人及在场宾客群起攻之,魔教教众身藏武林禁器风火霹雳弹,出手残杀在场宾客。荻弟怒而出手,龙姑娘怜林某一往情深,出言求情。林某丧心病狂,引暴怀中大量中藏巨毒之霹雳弹,现场死伤宾客无数。龙姑娘亦因此中毒丧命。事后荻弟与龙姑娘遗体不知所踪。愚兄无能,未能克尽兄长之份,至使荻弟横遭不幸。至为惭愧。贤弟若有荻弟音信,切望告之。书无不尽,愚兄惶恐。”

末尾是“兄眷手札”四字。

看完这封信,我的心又是一阵绞痛。

我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了。

一个纠缠荻多时的女疯子,在荻的婚礼上引暴了巨毒炸药。

我把信交给红。自己抱着头坐在一边。

快中午的时候,我端了午饭给荻送去。发现之前的早饭荻也没碰。

我找不到劝慰荻的话。

这时红进来了。对着荻道:“荻少君,人死不能复生。龙姑娘在天之灵,必定不希望看见你如此伤怀。请君节哀。”

荻忽然开口了:“我,对不起她。”荻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:“我在江湖上,拈花惹草。招蜂引蝶。结下孽缘无数,最后不仅坑害了自己。连自己最爱的人,都被我拖累了。原来所有的恶报,都会应验在你最在乎的事上。一切都结束了。有关我的一切。全结束了。原来,所谓绝望,就是一个被戳破了的气球。再也没有任何用处。一个气球,从它被戳破的那一瞬间起。关于它的一切,就都结束了。我一生的恪守。已烟消云散。全没了。全结束了。我的人生。我的一切。有关于我的所有,全部。都结束了。”荻很缓慢的说完了这段遗书般的话,抱起龙秀的遗体,对我说道:“炼哥,你多保重。”转身就要离开营帐。

我拦住荻,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荻还没说话,红先开口了:“龙姑娘已经死了。无论她愿不愿意,她的人生,已经结束了。”

听红这样说,荻的脸上现出痛苦神色。红接着说:“她还年轻,人生的滋味,可以说还没尝到。本来已经是很遗憾的事了。若是她的郎君也早早的就撒手人寰,她岂不是亏得更厉害。如果你明白自己对龙姑娘有亏欠,就好好活着。把她的生命延续下去。因为虽然你们最后没有拜堂,可在她心里,你早就是她的夫君了。”

荻听了红的这番话,神色茫然,喃喃的说:“秀在去世时,最后对我说:荻哥,我没机会照顾你了。你多保重。来世,我还当你的妻子。”

红说道:“她让你多保重,是想让你自轻吗。是想让你随她而去吗。”

荻紧紧的拥着秀,泪水滴落在秀的脸上。

我也趁势劝道:“俗话说入土为安。龙姑娘的遗体总这样也不是办法。还是先安葬了她吧。”

荻沉默良久,终于点了点头。

红说道:“近日忘川村周围亡者复活情势日渐扩散。长此以往,中原大地只怕尽皆沦为忘川村这般荒芜景象了。只怕龙姑娘也无法安稳的长眠于地下。”

荻抬起头,望着红:“你要我怎么做。”

“从昨天的情势来看,烙印塔内一定隐藏着一些至关重要的事物。很可能就是忘川村魔物泛滥的主因。我想查出真相。不知荻少君能否相助一臂之力。”

荻点了点头,低头望着龙秀的脸庞,道:“份所当为。”

(11)

当天晚上荻斋戒沐浴,让红帮忙准备一身白色长衫。军中自有裁缝,量了荻的身材,片刻间裁剪停当。

原本依着荻的意思,立时就要杀进烙印塔。被红所阻。理由是荻近日奔波劳碌,心力憔悴,不宜即刻行事。

且忘川村经年阴云闭日,魔气氤氲。若想潜入烙印塔外园而不被魔物察觉,惟有等次日正午,阳气最盛之时。

经过一夜休息的荻,扎起头发,腰悬长剑,白衣如雪,神丰依旧。只是眉宇间还带有些许落落寡欢之意。

此次并非要向烙印塔发动总攻,由荻和红千总两人潜入园中。其余人等留守。

临行时,荻在龙秀的额头上轻轻一吻。满眼的留恋,不舍。

红却忽然对我说:“想跟着一起去吗。”

我不由得愣了一下。我自然是想去的。这两个人,一个是我最重要的兄弟,一个是向来对我关照有加的上司。

烙印塔中又是诡秘莫测,凶险异常。虽然他二人武艺超群,我依旧忐忑不安。

只是我的功夫和他二人相差太远,必定拖累他二人。

“想不想啊?”红催问道。

“想!只是炼自知武艺低微,恐为累赘。”我答道。

红微笑道:“接我三枪。接得下,一起去。接不下,把军中诸将所用净桶都给我刷一遍。看枪!”话音未落,冲着我抖手就是一枪。

我绝未料想红说打就打。也未曾感到枪风劲气。惟见红手中梨花枪笔直颀长的枪身,猛然变得颇为模糊。

我心知不妙,急忙侧身竖枪胡乱一挡。铮的一声,我挡住了红无影无踪的一击。

虽然这一枪震得我手臂酸麻,和红平时的功劲比较,略显力弱。

可是我根本没看见这一枪是如何刺的,这一枪的快法可想而知。心惊之下急忙后撤,这种快枪可挡一,不可挡二。

红千总昂首一笑,赞道;“好小子,这式烈风之伤,惟快不败,不知多少人被这一式在身上戳出个透明窟窿。今天被你凑巧挡过去了。”

我心知红千总所言‘凑巧挡过’是真话。我不知这一枪她是否留手,只是无论留不留手,我都仅是凭运气挡下的。

红千总脸上笑容依旧,喊道:“暗雷!”手中长枪高举盘旋一圈,跟着猛劈下来。一道比往日所见大了几近一倍的巨雷随着枪刃劈下。

望着这道盘旋劈下的巨雷,我立时呆住了。

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她。

让她想借机至我于死地。

心中一股愤慨之情升腾起来。猛喝一声:“暗雷!!”迎向她的暗雷豁尽全力反手也是一招暗雷!

两道电光随着枪刃的接触,电花四下飞射。周围战友仓促闪避。

我被这道夺命巨雷顶得直飞出去。这一招,居然被我极为勉强的挡住了。可我也被电殛得浑身麻痹,动弹不得。

“禁风!”只听红又是一声呐喊,手中长枪再次高举盘旋!

我不禁想起曾经无数次共同浴血奋战。

以及,你受伤那次,我帮你包扎伤口。

还有,昨天,你施展怒天一击后我抱着你上马。

红,我对你不薄!

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我死了都不闭眼!

我只感觉心中悲愤难抑,不自觉的仰天大叫,声音直似猛兽嘶嚎。

刹那间只觉得热流奔腾,身中暗雷后的麻痹感立消,手中的狼牙槊也绽放出幽蓝的光芒。

“禁风!”同样是一式禁风,迎着红的禁风对劈过去。

一阵剧震,地面龟裂,劲气四散。这一回合,居然是平手!

我来不及惊讶自己身上哪来的这股强猛力量,直盯着红。

红此时却把长枪插在地上,对着我微笑鼓掌:“恭喜,恭喜。”

看着我满是提防和疑惑的神色,红解释说:“天下习枪者,多为军中将士。视死如归,金戈铁马,斩敌杀寇。千万里漫漫征途,铁血英豪往而不复。先烈魔域追命前辈更是我辈典范。但凡习枪之人,力由悲发,劲由怒生。身陷绝境,方能激发习枪之人体内潜力。炼在枪术方面的潜质之高,是我前所未见的。只是尚欠导引。”

说到这里,红转头看着我,续道:“所以我和荻少君适才商量了一下,由我动手,把你逼至绝地,激起你的悲愤之情。你和荻少君自幼一起长大,若是由荻少君动手,只怕你始终觉得荻少君不会当真杀你,潜力便激发不出来。现在,你体内的潜力已经涌现。虽然尚欠实战经验,单以威力而论,已经可以和我相匹敌了。同时晋封你为新兵营百长,统领新兵营兵将。炼,恭喜。”

四周战友此时纷纷过来向我祝贺。可我并没有听进这些恭贺之词,只是直盯着红。

红也看着我,问道: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。”

“如果,我的潜质,没有被千总大人的夺命攻势导引出来,千总大人准备怎么办?”我的口气已经是质问了。

红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。语气冰冷的说:“那我就真的一枪扎死你。”

我浑身都觉得发凉。周围的战友也被这句话震住了。

红冷笑着续道:“身为一个军人,不能奋发自强,逆境求存。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不如早死了干净!再活下去只能是浪费粮食!”

我低下了头。虽然我的武艺有了极大的提高,官职也提升了。可我心里,却是无限的失落。

忽听红又说道:“当初教我枪法之人,便是如此对待我的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潜力激发之后,他没能接下我反击的一枪。死在我枪下。”

我惊的说不出话来。抬头看时,红已经是背对着我们。

她于谈笑间对我连下三招杀手,笑的那么张扬。颇不似她平时为人。

原来她决定激发我体内潜质时,也已经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。

而我,却再次误会了她。没能体会到她的一番苦心。还问了那么过分的话。

我不由得心中大为愧疚。

“出发吧。炼百长,荻少君。”红翻身上马,打马而行。

荻走到我身旁,对我说:“这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非常真挚的点了点头。

(12)

丈八蛇矛会七星,西蜀名将上古灵。
九幽鬼界难拘束,今朝破土复见明。

我迅速上缴了之前所穿战甲及兵刃。看着这柄随我多时的狼牙槊,不禁有些感慨。

换上与红千总一样的士官装束。头上带的是熟铜盔,身披黑光战铠,脚穿包金履。

以及一柄寒光隐隐的梨花枪。在手中略掂一掂,约莫二十斤左右的分量。

我无暇细看身上的新装备,匆忙牵过新分配给我的一匹战马,疾驰向烙印塔。

荻跟在后面轻轻一纵,脚尖点在我所骑战马的后背上,整个人仿佛一片柳叶般轻盈。奔跑中的战马似乎完全不知自己背上多了一人。

红在烙印之塔外园大门不远处等着我们。

红神色郑重的嘱咐我们:“把马栓在外面,凝神敛气,不要把园中魔物惊醒。”

我们依言屏息凝气良久,直到内气完全聚于小腹丹田处,才轻轻的走进了烙印塔外园。

园中魔物果然尚沉睡于地底,未察觉有人潜入。

经过外园的长廊,顺利的来到了传说中封印着上古魔神日炎的烙印之塔正门处。

一个身材极高大,衣饰华贵,身悬半空,面目苍白的魔物,在烙印之塔的正门上,施展着诡异的法术。

察觉到我们的到来,他回头望了我们一眼。

那高大魔物原本极度漠然的眼神,在看到荻时,略略有些动容。

高大魔物转回头继续施展着法术,问道:“白衣少年,叶是你什么人?”

荻不由得一怔,不加思索的答道:“那是曾祖。”

我和红却吃了一惊。彼此对望了一眼。我们镇守忘川村多时,并未见过能开口言语的魔物。

高大魔物沉吟着点了点头,道:“那,椤就是你曾祖母了。”

这句话触怒了荻:“我曾祖母的闺名岂是你这妖孽叫得的?”

高大魔物凄然一笑:“我叫不得?椤的名字,我叫不得?”

荻冷颜怒道:“你再敢放肆一句,休怪小爷打掉你满嘴牙齿。”

高大魔物失笑道:“想不到叶和椤的后人中有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小子。”

猛听得‘呛’的一声,声如龙吟,寒光忽现,本来和高大魔物相距数丈远近的荻已经拔剑在手,狂劈过去。

就在荻即将砍中高大魔物的瞬间,半空中一道黑影疾飞至荻后背,双爪手指如十只铁钩,抓向荻的后颈要害处。

“小心后面!”我和红齐声喊道。只见荻本来横跃在半空的身形忽而下坠,身子几乎平贴地面,躲过了这电光火石的一记偷袭。

定睛看处,出手偷袭的,乃是一只长着两只蝙蝠翅膀,青面獠牙,身材却如少女般婀娜的魔物。

“总算你学到了叶的一两分功夫,若非如此,刚才这一记就要了你的小命。”高大魔物悠然说道。语气中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宣的高贵,典雅。

荻嘴角上扬,笑得异常狰狞:“和我斗快?”话音未落,三条白色残影再现。

高大魔物一笑道:“逍遥游身法,天崩地裂剑招。匆匆百余年已过,叶的后人完全不思自进,依然是老调重弹。”

其时叶家剑法天下驰名,乃是与武当、点苍、华山、昆仑、海南、峨嵋、崆峒这七大剑派并称的剑术家族。叶家剑流传亦甚广,但凡习剑之人,莫有不研习叶家剑的。

所以高大魔物喊出荻的身法剑招,荻并未在意。依然挥剑疾劈向长有蝙蝠翅膀的魔物。

此时高大魔物低声念了几句咒语。

‘嘭’的一声,荻的脚下猛然戳出一只巨型长矛。

荻临危不乱,手中七星长剑迎着巨矛劈去。一声大响,火花四溅,荻被这股巨力一顶,在半空中连翻了数个跟头,才稳稳落地。

先一次突袭来自半空,后一次突袭来自地底。若非荻反应过人,已经死了两次了。

这下荻也不敢盲目燥进,凝神注目敌方。

自地底戳出的那只巨矛略微晃动,地面裂开,一头身长八尺的巨型铠甲魔物缓缓爬出。

我与荻俱是身长七尺。这头铠甲魔物比我们俩高了足足一头。而且体格远为粗壮,一条手臂几乎比荻的腰还要粗。

手中所持那条丈八长的蛇矛,若是在炉里熔了,打造我和红所用的梨花枪,打个十条八条的绝不成问题。

高大魔物笑道;“此人执念太强,虽然身死千年,却始终不服管辖。今日你等到此,正好解他千年寂寞。我代他多谢你们了。”

蓦的,那巨型铠甲魔物厉声大喝,吼声如天雷劈山:“燕人张翼德在此!!!谁敢来决一死战!!!”

我与红,荻三人惊在当地,张着嘴说不出话来。

“蜀汉大将张飞?!”
  • 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为了防止SPAM,含链接的评论需要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