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这里: 首页 » 网事如烟 » 浏览文章: 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九)
« 在路上013--测试g.cn:谷歌启用新的域名 »

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九)

(23)

梦武经云:上古有神兽,呼风唤雨,招雷引电。所过之处阴云压地,狂雷肆虐。其名不传,遂称‘字伏’。

自从上次字伏祭司率领的术士团一招间摧毁了一座巨桥后。

虽然桥的重建工作颇废心血,红对这些文质彬彬、多数时间只是吃饭睡觉泡MM,颇有些神经质的术士兄弟很是改观。

不时的与字伏大人讲文论武。

总是三言两语间便发展成争吵。

字伏大人所阐述的武道理论,与红的武学理论基本背道而驰。

我们习枪之人讲究一个豪字。气壮山河,蓬勃奋发。自强不息,遇强更强。极具抗争感。

字伏大人的武道,却是感天知命。顺天,应人,清净,无为。以至诚的态度,从浩瀚天地间汲取自然之力,引为己用。

谈到最后往往就是二人兵戎相见。

我已经习惯看着字伏大人绕着演武场满场飞奔,红在后面死命追赶的场景了。

一开始的时候,红气得七窍生烟。破口大骂字伏身为一个男子汉被一个姑娘家追得亡命奔逃。

跟着红就知道,一旦与字伏拉开了距离,那是世间最凶险的事。

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法术。劈头盖脑打来。

字伏大人的通常战术,是欺红身上铠甲、兵器沉重,先全力施展轻功与红拉开距离。然后手中法杖一挥,一道阴寒之气搀杂着大量冰晶射向红。因为速度太快,红通常闪避不及,只能发枪硬挡。结果就是那些阴寒之气混着冰块凝结在红的铠甲上,让红移动不得。或者是作定身法把红慑住,总之,就是不让红的亮银枪有碰到自己的机会。

然后趁机捏指诀、念咒语。

再然后就有得看了。

九天玄雷阵。耀眼的雷光斑驳而下,炽炎天龙。汹涌的烈炎如龙翻卷。

烟花一样绚烂。

红只能挥舞着亮银枪,发强招,硬档硬架这些攻击。暗雷破对九天玄雷阵。凝血破抗炽炎天龙。

可是这些枪技无论如何打不到远在数丈之外的字伏。

除非红长枪脱手,用投掷攻击。

可如果一击不中,之后就彻底输了。只能任由字伏宰割。

红把长枪施展得没有半分空隙。由着字伏发招。在红的严密防守下,字伏也无法把红彻底击败。

我颇欣赏术士施展法术时的样子。极洒脱。

法杖转动间的优柔,有别于枪豪舞枪时的霸悍,也不同于剑客挥剑时的洒脱。仿佛法杖指点处,乾坤扭转。

荻,此时的你,身在何方?过得好吗?

每当字伏祭出九天玄雷阵,那种眩目的雷光。便不自禁的想起烙印塔时,见到的那个黑衣女子。

我与红跟字伏提起那个黑衣女子。

那个黑衣女子祭出的九天玄雷阵,与字伏的也似乎不太一样。

字伏的九天玄雷阵,需要手捏指诀,口诵咒语,然后雷光借法杖挥指间施展。颇费时间。尤其是那一大段的咒语。若不是红被字伏之前的缠绕定身术定住,或水龙吟冰晶术冻住,单只念咒语这段时间,就够红在他身上戳出百八十个透明窟窿的。

那黑衣女子却只是手捏指诀,口中念了句‘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’。

漫天雷刃便劈了下来。

听到我俩描述那黑衣女子施展九天玄雷阵的特殊之处,字伏本来雪白的脸色变得发青。

字伏默然了半晌。道:“那女子的施法方式,叫‘持名施法’。”

我俩不解,问其详。

字伏道:“通常的九天玄雷阵,需要术者把自身的灵力凝聚在指诀,然后口诵咒语,把自然之力与指诀中的灵力融合,再通过法杖施展出去。是正常的施法过程。而‘持名施法’,却是只需要力凝指诀,口中诵读所施法术的创始人,或掌管人的名号,便可凭意念随意施展。‘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’,那是我们术法界最崇高的雷术最强神。掌管天地间所有雷气。那个女子,实在是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
(24)
字伏是个怪人。

平日里的风吹,叶落,凡是自然界的丝丝变化都会让他沉浸在术法的钻研里。情状痴迷。

有次红让我向字伏传达公务,我经人指点后,在郊外密林一道天然瀑布处找到他。

已经快入冬了。

当时的字伏正赤着上身,闭着眼睛,盘膝坐在瀑布冲下的冰冷水流中。巨大的冲力并没有压夸他,他的肩背依然笔直。

我见如此,未敢打扰他。方要转身离去,他却从瀑布中站起,缓步走出。开口道:“炼少尉,红守备有事来宣吗。”

他的双眼始终是闭着的。

我心说,这么神?

每次深夜,我受命查验值班站岗的夜哨时,经常见他彻夜的仰望星空。

没人知道,那漫天星斗,在向他诉说什么。

十月二十八日上午。

红提枪纵马从我身边疾驰而过。

我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绽放着明绿色的护身罡气,还没回过神来。

后面几名侍卫跑过来告诉我,黑风寨的修罗魔族大举来袭,已经把营寨驻扎在十八里铺东边二十里处了。

我立时明白红要干什么了。吓得我汗出如浆。忙提枪牵马向红追去。同时告诉那几名侍卫兄弟赶快通知字伏大人和唐大人领兵支援。

自从我与红调来十八里铺,一直身在五里雾中。茫然摸不到头绪。那一晚武林败类的夜袭尤为凶险。

此刻敌人大举来袭,正是把一直以来潜伏的问题都提到明面上。

红觉得被欺负惨了,如今总算抓着出气的机会了。

等我追上红时,敌方已经严阵以待了。

万千脸色惨绿的修罗异族,旌旗罗布,枪明刀亮。声震四野。猖狂叫嚣着:拿来吧,你们的锦绣山河。

红不屑的笑了。眼光里满是好斗的兴奋。转头问我,炼,会觉得怕吗。

我很了解红的性格,今天的局势,一定是双方的决死撕杀。

我把力量运到到长枪与盔甲上,枪芒与罡气缭绕于身。莫不作声,拍马向着敌阵冲了过去。

红长声大笑,叫道:“天朝军骁骑尉炼!守备长红!今天送你们这帮狗杂碎上西天!!把字号告诉你们了,免得你们死了当糊涂鬼!!”

敌军的绿妖校尉,手中强弓硬弩射得漫天箭雨瓢泼般相似,红鼓足了护身罡气横枪于前,没有一支箭能射进身周三尺之内。

又向前冲了十数丈,敌方军士放弃******,发一声喊,潮水般涌上前。长枪大刀一古脑招呼过来。

红向我打了个眼色,两人长枪交错,相同的一招暴雨梨花枪沛然而出!

这招双枪同出群杀技巧是我与红经过长期演习才练成的。既不会伤到彼此,相辅相成的******又使原来的暴雨梨花枪骤强一倍。

只这先头一招,便不知杀伤了多少敌寇。

红手中长枪圆转,暗雷破,雷霆万丈。凝血破,红光冲霄。烈风之伤杀敌于无形处,怒天一击扫魔于弹指间。

我配合着她杀敌,两人如砍瓜切菜般直杀入敌方阵中。

越到后来,身边的敌寇便越多,一个个惨绿色的脸上圆瞪着深红色的怒眼,丧心病狂般冲上来送死。杀退一个,迎上一双。

我俩早已杀得忘记了时辰,忘记了身在何处,忘记了所使招式的名字。

忽然一个男子,手使一柄奇形弯刀,敌住了红。横刀一挥,接下红的一招暗雷破。

至此,敌军中终于有人接下了红的一枪而能不死。

我定睛看那人。一身黑色的及膝军服。颀长消瘦的体格。

靛青的脸色。尖尖的耳朵,修罗血族的证明。

红与那人交了一招,震得手心发麻,不敢不小心提防,冲那男子喝道:“来将通名!”

那男子声音略沙哑,语调低沉:

“卡修,古利特。”

(25)

古利特氏。

与洛迪亚斯氏,欧西里特氏,并称西方魔族三大世家。

是仅次于皇族.亚舍塔罗氏的高贵爵位姓氏。

无论在魔族军界、政界,都掌有极大权威。

其家主沙西尔多.古利特。现为魔族八大亲王之一,第一刀法名宿。皇太子夜摩.亚舍塔罗之师。

红见说是古利特家族的人,气度又如此不凡,不禁见猎心喜。更不答话,禁风、暗雷、凝血连环三枪杀,搂头盖脸向卡修.古利特劈去。

卡修.古利特手中魔刀舞动,与红招招抢攻。刀枪交汇得丝丝入扣。双方力量交迸,激起丈二宽窄的气旋,旁人完全无法插手。

敌军士兵看主将出马,齐齐后退,战鼓敲得山响,为己方主将呐喊助威。

两人激斗造成周围飞沙走石,旁人完全看不见气旋中二人交手形势如何。

时刻一长,我实在无法放心,把全身力量运至顶峰,大喝一声冲进气旋。

红正与敌人杀得难解难分,我见红一枪劈下去,也跟着疾劈一招禁风破。

敌方卡修全无所惧,举刀力架双枪下劈。

三方力量交迸,极大的冲力使三人一齐向后飞退。气旋也随之破掉。

气旋一破,周围的魔族士兵又冲了上来。红正杀得兴起,连发两招暴雨梨花枪杀退敌人。

而再次冲上的卡修,被我奋力挡住。

本来我清楚自己与卡修在实力上相差不止一班。可是凭着豪气勃发,居然暂时与卡修打了个平手。

战到酣处,我大声喝问:“派人暗杀十八里铺镖局首脑,偷袭红大人都是你们派使的吗?红大人与你何仇,镖局诸人与你又有何仇?”

卡修横刀格开我的枪击,定定的看了我片刻。表情好象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物。

然后扯着嘴角笑问道:“你是白痴吗?”

我不解,喝声道:“你儿子才白痴!”跟着又是两枪疾刺而出。

卡修闪开******,挥刀抢攻,刀上青芒绽放,力道极是沉猛。

同时微微笑道:“我是修罗族人,你是中原汉人。落败的一方会被胜方杀尽杀绝。早在千万年前就已经注定这个事实了。只有活着的人,才是

胜利者。你投身军旅,连这种最简单的觉悟都还没有吗?”

我看着卡修淡绿的眸子,翡翠样的色泽。听着他低沉的磁性声音。

只看这双眼睛,听着他的语气,只会让人觉得,他是在握着情人的手。俯耳说些悄悄话,惹得女孩,脸红心跳。

实在无法和他手上果决的杀着,凶残的刀势联想在一起。

我没想过,会有人把杀戮,兵戈,看得如此天经地义。

堪堪的硬挡了一刀,震得我半身发麻。红看我招架不住,挺枪接下卡修的魔刀。

周围魔族妖兵一涌而上,我单手持枪,难于遮拦。

猛然数道雷光在我不远处劈炸,击死灼伤敌军无数。

天地无极,道法自然。

是字伏大人到了。

字伏大人的术法攻势先发,十八里铺的来援军马在后,敌军阵脚立时被冲乱。

卡修与红交锋不下百招,始终战不下红,一声呼哨,敌军开始撤退。绿妖校尉弓弩齐发,追击敌军的我军将士立见伤亡。

红下令召回本部军马,全军后退二十里扎营。
  • 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为了防止SPAM,含链接的评论需要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