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这里: 首页 » 忽晴忽阴 » 浏览文章: 【小说】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(一)
« 在路上046-叶子的离开,是树的不挽留【小说】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(二) »

【小说】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(一)

楔子

二零零一年。

那年,我十八岁,一个正值青春豆蔻的年龄。一个挥霍爱情的日子。

那年,爸爸和妈妈离婚了。爸爸带着一个小我二岁的女孩子踏上了开往美利坚的飞机。妈妈哭了,笑了,最终进了疯人院。

还是那年,我男朋友牵着一个女孩的手,十指紧扣,突如其来地站在我面前。我明白了,美丽的梦已变成了幻灭的泡沫,我很爱他,他不爱我。

那年,一笑而过,蓦然长大。

(1)

我叫纤纤。

这是我的艺名,每个小姐都有自己的艺名。至于真正的名字,我大概已经淡忘了吧。在古龙先生的小说里,纤纤是个坏女人,忍受不住打击而因爱成恨,饱受情仇两难的煎熬。可我不觉得她坏,只是她太认真了,太执著了。所以我喜欢纤纤,我不高兴的时候可以向它诉苦,悲伤的时候对它哭泣,快乐的时候对它大笑。

其实,更多的时候还是我自己在自言自语。

就好像我现在的心情,不知道为什么,却很想表达些什么。

我喜欢照镜子,喜欢穿漂亮的新衣服,喜欢对着自己撒娇,喜欢陶醉,任性。我需要温暖,呵护和安慰,害怕有一天自己会老去,被人遗弃和忘却。

原来,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罢了。

可是,为什么我的内心如此孤独寂寞?为什么我总有绵绵不绝的泪水?我想忘记忧伤,忘记不快乐的一切。

我问自己,忘得了吗?

忘不了。

我有个MP3,里面有个功能是删减,歌曲是可以随时抹去的,记忆却不能。

所以我还是很不快乐的。

有时候,我宁愿闭上眼睛,从此不再醒来。我曾经吞下一堆堆的安眠药,妄图就这样睡掉一辈子。在即将睡去的弹指瞬间,我却打通了医院的急救电话。因为我脑海中浮现出我妈妈那渐渐苍老的面容。是的,她还活着。

所以,我也必须勇敢地活下去,跟着地球一样运转。
(2)

妈妈进了疯人院以后,我很少再看到她了。

即将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前,我去看望妈妈。她一见我就笑,样子傻傻的,鼻子里冒出两小泡泡,嘴巴扁扁的,眼睛里闪烁着晶晶亮亮的光。

我给妈妈买了很多好吃的,巧克力,棒棒糖,旺旺雪饼,大白兔奶糖……妈妈说好吃,把所有东西都抱在怀里,喜欢的不得了,像小孩一样。我假装再去抢时,妈妈就哭了,说别抢我的,是我的。我说,妈妈不哭,妈妈不哭,是你的就是你的,谁也不会拿走的。说这话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爸爸。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抢走了我的爸爸,妈妈最爱最爱的人。

我一直幻想爸爸有一天能回来,带着好吃的巧克力,棒棒糖,旺旺雪饼,大白兔奶糖和他的心,来到妈妈身边,再也不离开。

走出疯人院时,我牵着妈妈的手,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,在一瞬间泣不成声。本来我反复告诉自己,在妈妈面前不许哭,不许这么脆弱。可是没用,我就是舍不得妈妈。

我跪在地上,给妈妈磕了几个响头,说,妈妈,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来,我很快就回来了,下次我给你买大白兔,买维尼熊……等着我啊……

妈妈一直不停地笑着,还骑在我身上,又是叫又是跳,她的脚踩得我的手好痛好痛。医生上前拉开妈妈,对我说,你妈已经不认识你了,你快走吧。

我大哭,倔强地说,不,不,妈妈是认识我的,认识我的……

(3)

天气很好。湛蓝的天上有云彩和飞鸟掠过的影子。

我的头被窗外的风吹地昏沉沉的,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一觉睡了很久很久。醒来后,已是晚上,星星跟萤火虫都跳出来了。妈妈摸着我的额头说,发烧了,快去看医生吧。我局促不安地说,不用了,不用了,我很坚强的,我现在就去招待客人。妈妈拉着我说,傻孩子,不要命了吗?听妈妈的话。我点点头,起身往楼下走去。

这个妈妈是我第二个叫“妈妈”的人,许多香港电影里都叫“妈咪”。

第一次见她,是在人潮汹涌的火车站。那时候,我刚刚退学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。自从爸爸走了,妈妈进了疯人院,我就长大了。所以我要学会照顾自己,学会照顾妈妈。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挣很多很多的钱,给妈妈请最好的大夫,并为她盖一间大大的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火车站的人很多。我提着两个大箱子,孤零零地伫立在人群中,如沧海一粟。每个人的面孔都是冰冷的,不苟言笑。我怯生生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流,突然不知道身在何处。

一个慈祥的阿姨拍了我一下,问我要去哪儿?我摇摇头,又傻乎乎地说,想去一个挣钱的地方。阿姨笑笑,很和蔼地说,跟着我吧,肯定有钱赚,你这丫头挺讨人喜欢的。我想拒绝,但不知道为什么,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。我被蛊惑了吗?

阿姨的房子好大好大,装修得金碧辉煌,周围是绿色的草坪和红色的围墙。院子里有花园,里面种着一人多高的美人蕉,有大片大片的雏菊和月季花,有朴树所歌唱的那些花儿,它们参差在一起,仿佛开满了整个世界。后来听人说,还有忘忧草。我曾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来寻找那些忘忧草,但是什么也没有,因为我还是不开心的。
不过呢,这里有许多很好的姐妹。

她们一起生活在这里,个个神气得像是公主。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骑着白马的小王子。

小紫的头发很漂亮,笔直地从头顶倾泻到腰间,上面闪耀着星星一样的光泽。初见她时,我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。她很自豪地甩起了头发,并扭起了小屁股,黑色的靴子把黄色的木地板踩得啪哒哒响。我颇有兴趣地看着,傻呵呵地笑,只是觉得好玩。她问我,好看吗?我说,嗯。小紫受到莫大鼓舞,打开VCD,学着上面的小甜甜布莱妮,疯狂地扭腰弄臀,犹如群魔乱舞。

其实小紫不但舞跳得好,人长得也漂亮,特别是那双带点深蓝色的大眼睛,一眨一眨的,跟个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似的。所以,我跟小紫一见如故,觉得亲切熟悉,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。她一说起话来就咿咿呀呀得没完,而我只有听得份儿了。闷是闷了点儿,不过,没关系啦!

最漂亮的女孩是比我大两岁的薇薇。皮肤白皙,皓齿明眸,睫毛很长很长,美丽得一塌糊涂。我跟小紫玩得时候,她一般不搭理我们,各自打粉底做面膜,对镜帖花黄,怡然自乐。但薇薇人很好,从那天见面起就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,经常趁其他姐妹不注意时,把兰蔻啦,CD啦,三宅一生啦,统统塞着我,并叮嘱我,女人红颜易老,青春易逝,要知道珍惜自己的皮肤啊。我开心极了。

我把小紫和薇薇当姐姐看待。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。我幸福的几乎眩晕。

小安和辣椒也我的姐妹。她们一个跟我同岁,一个比我小一岁。小安的脸上很少见到灿烂的笑容,只是面对一些客人时,才牵强出一些怪怪而复杂的浅笑。这与同龄人是格格不入的,我猜测小安的心中一定隐藏着莫大的痛苦,只是闷在心里。我经常听到她唱歌,尤其喜欢唱苏永康的那首《一个人不如两个人》:爱输光了自由/谁都没错/只是不能强求/真的尝过/最深的孤独/你知道我懂/你的温柔我不能错过/被世界遗忘放逐的时候。后来小安告诉我说,她的爱情如同空中楼阁,一去不回了,所以不要再相信爱情。记得那天,我所有的记忆轰然间从角落里翻飞出来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我跟小安紧紧抱在一块,放声哭泣,泪水流得唏哩哗啦,仿佛我们的幸福真的永远不再了。

辣椒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,才十七岁,理所当然成了我的妹妹。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辣椒,小可爱,成天跟在我们后面调皮捣蛋,眼睛里总带着稚气未泯的娃娃气。她的脾气跟她的名字一样,火辣辣的,遇到不爽的事情就气鼓鼓地发脾气和唠叨。但发泄完之后,又回到一如当初的样子,朝露般清澈,飞鸟般悠然。
(4)

我们五个住在一个大房子里,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来整理和布置我们的房间。我相信,这是我们的缘分。屋子里干干净净的,撩起天蓝色的落地窗帘,阳光如流水般洒下来,很温暖。地上堆满了花花绿绿包装的零食和洋娃娃。如果妈妈在的话,她一定会很满足的,所以每次我吃零食的时候,总不忘省下一些放在自己的小柜子里,等回去看妈妈的时候带给她。不过,有一天当我打开柜子时,发现里面住了几只可恨的小老鼠,它们不但在里面生下了鼠宝宝,还偷吃了妈妈的零食。

小紫嘲笑我,暗地窝藏小金库呢。薇薇被这一窝小老鼠吓得花容失色光彩尽失,捂着嘴巴大呼小叫,闪得远远的。小安冷冷地望着,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。辣椒娇滴滴地说,纤纤,你真漂亮,连米老鼠都找上门了。我这么迷人的小美人儿,为什么不找上我呢?

小紫说我晕了我晕了,接着就要倒下。

所有人都快笑岔气了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用硬纸盒端起那窝小老鼠,往辣椒身上蹭去,边吓她边喊着,哼哼,不要怪我欺负未成年少女啊。辣椒惊出了一身冷汗,转眼溜进了自己房间,砰地关上了门。哈哈哈,我得意极了。

我把这几个透明的,带些红色的,没有毛发的小老鼠放在了花园的一棵芭蕉树下。我想,它们的妈妈一定着急了,找不到宝宝的话,会很伤心的。

放下小老鼠后,我祈祷它们的妈妈能找到它们,然后一蹦一跳地走了。走上二楼时,我吐着舌头,对着辣椒做鬼脸。辣椒说,你总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儿,瞧把你高兴的。我俩笑成一团,肆无忌惮地打情骂俏。

这时候,站在窗户边的小紫向我怒努嘴巴,让我过去。我从她不安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,赶紧跑了过去,向窗外望去。

我看见我的第二个妈妈,挺着胖胖的大肚子,走进了院子里。后面跟着那只永远盛气凌人的黑色宠物狗。我紧张极了,害怕那只黑狗会去伤害那些小老鼠。虽然它们是人人厌恶的老鼠,可它们现在还都是孩子呢!

让我难过的是,那只黑狗还是找到了那些小家伙。它兴致盎然地把它们一只一只叼到了妈妈的脚下。妈妈看到这些小老鼠,先是吃惊不小,而后去墙边拿着铁锹,恶狠狠地把小生命拍了个稀巴烂。

我闭上眼睛,胸口堵得厉害,难受地想哭。辣椒抓着我的手,陪我一起难过,她说,算了,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。我睁开眼睛,握着拳头,满脸杀气地瞪着那条狗。而那条狗竟然还调皮地摇着尾巴,摆出一副很无辜的姿态,它当然不知道我内心燃烧的怒火了。

我狠那条狗,也恨我的第二个妈妈。为此,我暗下决心,从此私下不再叫她妈妈,而是叫它肥妈妈。

我跟姐妹们白天住在肥妈妈的大房子里,晚上去一家很繁华的夜总会里上班。肥妈妈是那家夜总会的领班,我们都在她的带领下出台。

上班的第一天,我吓哭了。在昏暗的橘红色灯光下,那些长相龌龊的,形形色色的男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把灰尘和肮脏的东西涂抹在了我身上。我拼命地从一个客人怀里挣脱出来,跑去向肥妈妈求助,她苦口婆心地对我说,没事儿没事儿,忍几次就过来了,你不是想挣钱吗?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我无助地望着周围鬼魅般的一切,犹如堕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,眼泪忍不住就吧唧吧唧流了出来。

小紫和辣椒安慰我说,纤纤,我们这是为了挣钱,虽然身体上是不纯洁的,但我们的内心还是纯洁的,我们的眼睛还是明亮清澈的呀!

我最终屈服了,不是因为肥妈妈的苦口婆心,不是因为小紫和辣椒的安慰,而是我想到了我妈妈,她还在疯人院里等着我呢!我必须挣一大笔钱,去给她治病,去给她买新衣服。

在命运的百转千回里,有时候选择了某些东西,真的如同选择了万劫不复。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,必然也会失去一些美好的东西。为了我的妈妈能生活得快乐些,这点儿痛苦和委屈没什么的。

一段时间之后,我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节奏。白天睡觉发呆,晚上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花枝招展,尽情地讨好客人,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我掏钱。

有了钱,我可以买韩国的娃娃,名贵的香水,漂亮的法国高跟鞋,SONY的原装CD。我情愿奢侈,情愿用金钱来弥补我的伤痕,我的贫穷,我的坎坷辛酸,我那渐渐枯萎的青春。我还可以存下一笔钱,按时寄给李阿姨。她是我以前的邻居,是我妈妈的同事,现在一直都在照顾我妈妈的生活。

我想,我渐渐变成了一个坏女孩,小妖精,小狐狸。

幸福和爱情真的离我而去啦。

妈妈,对不起啊,别怪我好吗?
(5)

肥妈妈在上班的时候对我们要求很严厉。有时候为了睡懒觉,不按时上班就会受到她严厉的斥责。记得有次薇薇因化妆去晚了,得罪了一个客人,惹着肥妈妈不爽。肥妈妈凶巴巴地点着薇薇的脑袋瓜,来了个河东大狮吼。这一招如*********一般,结结实实地击中了薇薇的泪腺,让他在姐妹面前当众丢脸、眼泪乱飞。

我们受到了启发,再也不敢迟到了。

其实,肥妈妈私底下是个好人,对我们很关心,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家人。每到过节的时候,她都会亲自下厨,为我们做一顿好吃的,有香喷喷的大炸蟹,颜色很好看的鲤鱼,还有许多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佳肴,种类丰盛得让我们口水横流。真羡慕肥妈妈的手艺,什么时候我也能学会呢?

肥妈妈平时不和我们住在一起。听小紫说,她跟老公和孩子住在一起。她的老公很早就卧床不起了,瘦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每天都是在药物的刺激下生活。肥妈妈为此要付出高昂的医药费,否则她也不会从事这一行业了。而肥妈妈的儿子也是不幸的,从一出生开始就是个痴呆儿童,年龄跟我们差不多了……

听了小紫的话,我感到很心酸,真想哭。为什么我们都是这么不开心呢?

PS叶子:博客的背景音乐就是《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》,静静的听吧......
  • 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为了防止SPAM,含链接的评论需要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