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这里: 首页 » 网事如烟 » 浏览文章: 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十六)
« 在路上077--路上ing...在路上078--风潇潇兮 »

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十六)

兜兜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急促的喘着气,猛然破口大骂起来。

“我操你大瞎妈!!哪个臭骚逼生下来你这么个大贱种?!”

一句话就把我震慑住了。

从这句开始,叶家祖宗十八代女性无一幸免。

然后就是男子代代龟奴,女子代代必娼。

居然没人拦着她。

所有人都听傻了。

说真的,从我下生,就没听过这么淫秽肮脏的骂辞。

军队里那些粗鄙不文的糙老爷们,酒醉后,赌输时的脏话,与这少女骂出来的,精致度差太多了。

菲菲王爷紧闭着眼睛。似乎恨不得伸手把耳朵揪下来踩在脚下。

其他人完全听愣了。只是一脸愕然,听着这少女满嘴喷薄着奇异的骂辞。

荻身为苦主,却没有丝毫反应,只是笑吟吟的听着这些不可思议的骂辞。

终于兜兜骂累了,脸色煞白,疯狂喘息着。

“听说你最喜欢干你妈玩乱伦?!”本已气竭的兜兜又拼命崩出一句。

荻是怎么了?

他绝不是怕这少女。不然不可能让她摔的那么狼狈。

他以前的脾气呢?以前的他不可能听着这些淫损无伦的骂辞毫无反应的。而且一脸熏熏然的样子,似乎颇为自得。

兜兜又喘息半晌,忽然狂笑着道:“我想起来啦,你老婆是龙丞相的女儿!!你是那个在结婚当天死了老婆的家伙!!”

我的心刹那抽搐。

红的拳头瞬间攥紧。

她之前所有的淫辞恶语,对知道荻与龙秀的事的人来说,都没有这句话来得恶毒。

蝴蝶此时上前一步。

没有言语,没有动手。

可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,

只要这兜兜再骂出一个字。

她绝对会死。

九天十地,六道芸芸。

绝对没有人能保她不死。绝对没有。

菲菲王爷赶紧拉住兜兜,强把她带出了大厅。

荻却好象完全没看见般,微笑着拿起一旁王府家丁捧着的托盘上的茶杯。慢慢喝了起来。

看着他的反应,我忽然觉得毛骨悚然起来。

这绝不是有涵养的表现。

荻现在的反应,绝不是因为宽宏大量,不与那女子一般见识那么简单。

我想象不出他的心里在酝酿着什么。

我想象不出他那一脸憨笑的后面,蕴涵着何等恶毒的念头。

当天晚上,荻住在我隔壁的客房。

本来我有太多的事要问他,问他的近况,问他与蝴蝶的关系。

最终我没问。

他那一脸温暖的笑容。

让我彻骨心寒。

睡至中夜,我听见隔壁的房门打开了。

跟着就没有任何声息。

又过了一会,我听见房顶上传来一声打火机点烟的声音。

我诧异。眼下我的耳音,连蚊子落在墙上的声音都可听见。

但我听不到荻是怎么上了房顶的。

他的轻功本已高绝,现在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紧跟着,就是四周房顶守卫在暗中包围了荻的声音。

这几天晚上,我早听出那些侍卫遍布在整个王府。

这个看似阳关大道般,全不设防的王府。其实暗地里戒备极是森严。

这些侍卫的脚步声透露出,其中没一个庸手。

他们在暗处戒备着,盯了荻一会。发现荻只是一动不动的在抽烟。

又认出他是王府的客人,便极缓慢的退了回去。

我又等了一会,终于轻轻起身,披上衣服,打开房门,也跳上了房顶。

冬天深夜的月光,苍冷无限。

站在房顶的荻,裹着一件长可及地的银狐皮裘。右手指间夹着支散着蓝雾的烟。

他的目光望着一个虚无的方向。苍白的脸上丝毫没有活人的生气。

如风化的岩石,腐朽的雕刻。

诉说着他永恒的忧郁,山峦般厚重的哀伤。

那神色无言的揭示着,他已经完了。

无论白天如何的活泼,如何的古灵精怪。他的人生,在龙秀姑娘死的那瞬间,就已经结束了。

就好象,他真正的清澈笑容,留在了安葬龙秀姑娘的那栋古堡里。

随着龙秀姑娘的死,而一同逝去。

或许无忧的童年时光再也无法追忆,或许我永远没有办法使他重拾往昔的明朗笑脸,

但我依然想为他做些什么。无论任何事。无论付出什么代价。

而其实一直以来,陪在他身边,就是我唯一能做的。

他手里香烟的烟蒂积累到一定的重量时,掉落了下来。

我刚要说话,忽然荻不见了。

一刹那间,我只看见那件银狐皮裘和他手里的香烟悬在半空。

披着皮裘,拿着香烟的荻,却消失了。

我不知该用百分之一秒,千分之一秒,还是万分之一秒来形容。

我眼看着皮裘和香烟向地上落去。

跟着荻又出现了。伸手接住了皮裘和香烟。慢慢的把皮裘又披在身上。

若不是我达到通灵之境后,五感比以前有了飞跃性的提高,

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这眨眼间的事。

但此时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了。

刚才荻真的消失过吗?是我的错觉吗?

荻走过来,挽着我的胳膊,要离开屋顶。

衣袂带风的声音划过,四个黑衣侍卫分四方围住了我与荻。

其中一个拱手道:“阁下好快的身手。”

荻微笑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那黑衣侍卫道:“阁下在一瞬间放倒了我们暗哨的二十多个兄弟,这份轻功和手法,小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这个人在说些什么?

刚才荻消失的那瞬间,放倒了二十多个王府侍卫?

不是我的错觉吗?那瞬间,荻确实是消失了吗?

荻笑道:“是我做的又怎么样。谁让他们盯我象盯贼似的。你要拿我吗。那就动手。”

他承认了。

那些暗哨,离此处最近的也在十多丈开外,他怎么在这瞬间打倒二十多个侍卫的?

这还能称为轻功吗?

那黑衣侍卫道:“阁下是王爷的客人,小人绝不敢得罪阁下。何况,以阁下的身手,王府所有侍卫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。”

荻点头道:“嗯。你是聪明人。很识时务。”

那黑衣侍卫又道:“只是阁下打得那二十多个兄弟生死不知,小人职责所在,无法向王爷交代。请阁下赏我们兄弟条活路,不然的话,我们只能提着脑袋去见王爷了。”

荻微笑道:“没关系。你就去对你们家王爷说,是我一时误会,先动的手。你那些兄弟都没有大碍。我没下杀手。三两个时辰也就醒了。”

那黑衣侍卫略一犹豫,终于躬身道:“多谢。”

荻微笑道:“不客气。”

那四个黑衣侍卫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。

我不禁问道:“你这手轻功是怎么回事?跟会飞没区别了吧?飞也没你这么快啊?”

荻笑道:“我用叶家轻功的心法融合了别家轻功的步法。算是自成一派吧。”

“这不妥吧?你们叶家允许这样吗?融合了哪一派的步法?”

“北宋年间逍遥派的凌波微步。”

我想了想,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

荻笑着不再说话。

临进房间,荻对我说:“炼哥,你的功夫也有很大长进了呢。虽然没看你动手,但我能感觉得到。要继续努力啊。你还可以更强的。”

我犹豫了片刻,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习武。”

“啊?”荻愣住。

“兵乃凶器。杀人伤人都是伤生造孽的事。我……不想再伤害别人。无论是异族,还是歹人。我都不想与他们起冲突。”

这翻话,我没对杀手哥说。也没对红说。

却在此时对荻说了。

可能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,始终更为亲近吧。

荻沉默半晌。开口道:“炼哥本性善良。我从小就知道。”

轮到我沉默了。

“只是,当此风云乱世,保家卫国是须眉男子应有之义暂且不提,自己的至亲至爱,还有待于你去保护吧。”

我依旧沉默。无言以对。

“炼哥还是比较幸运的。起码有值得保护的人。不象我。我想保护的人已经不在了。”说完,荻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我看着荻关上房门时瞬间的背影。

仿佛看着一个垂危的人,自己合上棺材盖的一样。

我躺在床上,想着荻说过的话,久久无法平复。

睡着之后,迷迷糊糊中,耳边似有喧闹之声。

我睁开眼来,吓了一跳。

我居然置身一个杀声震天的战场中。

身后无数骑兵嘶吼着向我突击而来。

我不及躲避,被撞个正着。

那些骑兵居然从我身上穿了过去。

我定了定神。发现自己又变成了半透明的魄体。

可这次并没有叶前辈,或刀君前辈现身。

我自己飘到半空。

双方的战况让我再次心惊。

一方是天朝军的旗号。无数衣明甲亮的战士奋勇突击。

另一方是修罗族的旗帜。

旗下的东西就复杂多了。以修罗蛮人步兵,与精锐骑兵为主的部队。

还有不死之身的僵尸部队,抗枪带炮的机甲部队。虎豹狼猿的兽群部队。五毒教下的巨蝎毒蛇的毒虫部队。

甚至在修罗族的阵后,有许多体型如山般浩大的奇形异兽。

以及满身散发着诡异魔气的妖物。魔教高手。

本来双方的实力是绝对悬殊的。

可是天朝的部队,愣是没被对方冲垮。

细看之下发现,天朝部队的队伍阵形变化极是繁复。

不止是繁复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那战阵中,行云流水般的惊变,奇变,绝不是任何军事奇才能想象得出的。

从战阵后方,传来节奏异常密集的琴声。那琴声听来,无限的低沉肃穆。恢弘如一曲滔天的战歌。

天朝军士在那磅礴的琴声浸润之下,实力越级提升。出手力道奇猛。敌人的攻击打在他们身上也是效果甚微。

我望向天朝军的后阵,想看看统军的军师是谁。

结果,我看见,后方耸立着一杆巨大的金色九龙旗。

御驾亲征?!

我向中军帐飞去。

中军帐篷中,一个带着黑边眼镜的瘦削女子,坐在一台近十丈高的巨大管风琴前,极速的弹奏着。

那战歌般的琴声便源于此。

不时有传令兵进来,到她身边汇报着战况。

那女子并不抬头,只是简洁的传达下战阵转变的方案。

这女子便是天朝战阵的总军师。

传令兵进来的速度越来越频繁。突然,那女子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她停止了手上的琴,略一沉思,下达了指示。传令兵退了出去。

那女子掏出手帕,擦拭了嘴角的鲜血,抬眼望着沙尘遮掩下,朦胧的昏黑日光。

然后喃喃的道:“难道我算尽天机,仍然无法扭转乾坤吗。”

“原来心有挂碍,始终会看不清真相。我心系天朝,执于胜败,处心积虑维护天朝百姓……”说到这里,女子双膝跪地,续道:“弟子若冰自知无力逆天,唯望列祖列宗英灵庇佑,弟子报国之愿得以了全。此战可胜,弟子愿从此长陪青灯古佛,终生不再泄露天机。”然后向天磕了三个头。

她是初代神算。

初代神算,秋寒若冰大人。

我记得传说中燕然山一役之后,初代神算秋寒若冰便退隐江湖,从此了无音信了。

难道这里是燕然山?

百年前的燕然山战役?

我冲出帐篷,再放眼向前线看去。

战局越来越紧张。

天朝军几次被压制,都是一黑一白两支骑兵队成犄角之势,顶住了敌军的冲击。

黑衣部队的首领,是一个中年汉子。

手中一柄丈八长的奇型兵器,似枪非枪,似戟非戟。

冷酷的眼神,磐石般坚定。

武功高得出奇。手中巨戟飞舞,枪风横扫十丈远近,当者立毙。

忽然中年汉子手中戟画个圆圈,砰的一声,现出一只如山巨熊。

大托尔!!

巨熊吼声震天绝地,齿爪齐施。

肆虐之处,修罗部队灰飞湮灭。

中年汉子站在巨熊身上,俯视着苍茫大地,万千敌军。

他绝对是初代戟神。

魔域追命将军。

绝对是。

那气势,那魄力,除了追命将军外,不做第二人想。

我又看向白色骑兵那一方。

一个老者,须发如银。

手中巨刀,树干般粗长。

他站在阵线的交界处。

没人能越过他所守护的阵线一步。

那是初代刀君大人。

二人身后的旌旗上,秀着‘天机——颠覆’四个大字。

刀君大人,追命将军师徒二人,树立起的防线之固若金汤,世间再也没有第二条这样的防线了。

突然阵后有鼓声传令:“颠覆营后撤!反击开始!”

黑白两支部队猛然后撤,敌军立时压境。

就在追命将军与刀君大人后撤,让出一片空场的瞬间。

一团火焰闪过,空场中出现一个白衣及地,身材却不足三尺的孩童。

孩童的身后,一只巨大的神火飞鸦飞在半空。

所有天朝部队的将士立时卧倒在地,用身后的斗篷把头脸遮住。

那孩童手一挥,巨鸦张口一喷,一道强光闪过。

跟着就是世界末日般的一道火焰,划过长空。

这道末世之炎直射敌军阵营。

我没有听见爆炸声。

太强的爆破,反而让我听不到声音。

我只看到那道火焰如核子武器般的威力释放开来。敌军的先锋队伍立时人间蒸发。一点渣都没剩下。

那孩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神态异常轻松。

“哈傲大人天下无敌!!”孩子身后无数战士欢呼道。

那孩子回头微微一笑,并不说话。

他是,初代天师,哈傲。

传说中,初代天师哈傲是个千年一见的不世神童。

但没想到是这么个不满十岁的孩子。

就在初代天师哈傲回头时,火焰焚天的敌方阵营,火墙从中分开,一头黑色的恶龙腾空飞出。

那恶龙足有一座小山般大。黄中带红的眼球就有一栋房子那么大,扑打着身后的两只巨大翅膀。身上的深紫鳞片,堪比最坚硬的盾牌。巨口开合,日月也能吞噬。

恶龙扑打翅膀的威力,与嘶叫的声音形成一股飓风,天朝军队伍中的旗帜几乎无法继续竖立。

天朝军将士人人脸上变色。

我听见有人颤抖着声音说:“他们真的召唤了魔界黑龙。他们不怕遭天谴吗?!”

只见哈傲冷着脸,双手极快速的排了一组很复杂的动作,口中念动咒语。

然后哈傲仗着火劲,一跃半空,大喝道:“且看是你们西方的恶龙厉害,还是我们东方的神龙了得!!护法天龙,速来护驾,急急如律令!!”

跟着,整个战场忽然被一片黑暗逐渐吞噬。仿佛,在昏黑的云层之上,有什么更巨大的存在,在云层之上遮盖了日光。

本以天昏地暗的天气,逐渐变得彻底漆黑。双方军士忙亮起火把照明。

整个战场弥漫了一种世界末日的恐怖气氛。

突然,一只撕天巨爪,扯开了云层!

从云层的缺口中,探出一个巨龙的龙头!

东西双方的龙确实是不一样的。哈傲召唤来的护法天龙,体态同样巨大,却形如巨蛇。升腾变化,云来雾去,身有八爪。西方的龙,身材更似是身后有翼,上古时期用双脚直立的蜥蜴龙。

地面的黑龙见来了对手,猛抬头,张口喷出一道深绿色的火焰直射护法天龙!

护法天龙立时还以颜色,张口就是一道霹雳迎击而去!

绿焰与霹雳斗了个旗鼓相当。却苦了地面上双方的普通军士。

散落的绿焰灼死了无数人。

哈傲见此情势,背后两只火翼突现。一声长啸,向着护法天龙飞去。护法天龙感应到哈傲这声长啸,迎头向哈傲撞去。

旁观的人齐声惊呼,眼看着哈傲即将被撞个粉身碎骨。

奇峰突起,护法天龙在撞上哈傲的瞬间,身形虚化变小,盘踞在了哈傲的身上。

从龙身到龙尾,全部印在哈傲的外衣上。即使是世间最华丽的针秀,也无法比拟其灿烂之万一。

而龙头则顺着哈傲的右臂盘绕而下,最终,龙头凝聚在哈傲的右手上。

实体化如一只护手。

这时恶龙再次张口,即将喷出绿焰的瞬间,哈傲先下手为强,大喝一声‘天劫苍雷阵!!’无数苍郁的雷光电流猛地打在了恶龙身上。

恶龙一声嘶叫,还未还击,哈傲已经冲到恶龙的身前,带着龙王护手的右手,猛地一拳,击穿了恶龙身上的鳞片。

一切只在瞬间发生,哈傲一鼓作气,把所有灵力与龙气急速注入黑龙体内!

哈傲身上的龙纹战衣与护手随着所有力量的注入而消失。

跟着,护法天龙再次实体化,八只金爪从黑龙的身体内破体而出!龙头也冲出黑龙身体!

黑龙一声惨叫,猛张巨口咬住了护法天龙的龙颈!两只前爪也疯狂撕扯着护法天龙的身体!

哈傲灵力消耗殆尽,脸色煞白。眼看恶龙未必便死,正与护法天龙生死相拼。猛地催起最后一丝力气,双手一张。

恶龙与护法天龙身旁忽地现出无数血色人手,凌空虚抓,抓住了双龙身旁的空间缝隙。

血手一撕,空间立时撕裂。

哈傲拼命大喝一声:“护法天龙助我降妖除魔!!”

天龙乃灵物,与哈傲心生感应,猛地扭动身体,连着恶龙一起坠向被无数血手撕开的异度空间。

无数血手立时将空间封闭住。

天地间只遗留下恶龙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,与护法天龙最后闪耀的祥瑞之光。

自此,不老不死的魔界黑龙就会在那异度空间之中,与同样具有不死之身的灵兽护法天龙永远的纠缠下去。永无休止。

看着空间封闭的瞬间,哈傲流下了两行热泪。口中喃喃骂道:“你们这群他妈的禽兽。”

哈傲再也支持不住,从高空摔落下来。

泪水在天龙祥光照耀之下,晶莹无限。

初代刀君大人与魔域追命将军双双抢上,跃在半空接住了哈傲。

刀君大人低声道:“我们会为护法龙王设立祠堂。使其永享香火供奉。”

追命将军道:“从今日开始,天机四营的法术营正式更名‘天龙之殇’。纪念护法天龙。”

哈傲躺在刀君大人怀里,仿佛不愿面对般的紧闭着眼,摇了摇头。

就在这时,因为魔界黑龙被封印,本该气势受挫的敌军阵营,反而涌现出更凶猛的魔气。

包括刀君大人等所有人在内的天朝军一方,人人后脊骨发凉。

修罗骑兵与其周遍部队再次展开猛攻。部队之后那滔天的魔气鼓舞着他们。

没人知道那是什么魔物。

哈傲咒骂一声,挣扎着要再拼个死活。被刀君大人拦住。

这时,秋寒若冰在亲兵队的护卫下也赶到前线这边。

刀君大人道:“战势不利。敌军此次是有备而来。召唤出的魔物一批又一批。”

若冰道:“我祖上遗留下来的一篇预示未来的启示七言诗。其中两句是:‘紫微皇气燕然现,万千妖魔尽披靡。’所以我才建议圣主陛下御驾亲征。”

刀君大人不再言语了。秋寒若冰的先祖,是与唐朝正一教教主李淳风齐名的道术大家。预言了圣朝开创以来近千年的历史。言无不中。其准确性是不容质疑的。

这时,忽然众人背后有士兵呼道:“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刀君大人等人急忙回身,向着当朝圣主参拜。
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“众卿平身。”圣主道。

秋寒若冰单膝跪地道:“臣对战局估算不利,使陛下置身险境,臣罪该万死。”

圣主沉默片刻,道:“朕,自幼登基。数十年来虽无政绩,却时刻心念天下万民。”

众人听着圣主陈说往事,没人知道当此关键时刻,圣主为何想起这些。

“……方今天下,魔族猖獗。长久以来,都是众位爱卿用命,死守圣朝江山。朕惭愧。”

刀君大人等人齐声道:“这是臣子们份所当为之事。”

圣主微微一笑,道:“今日,朕有此机缘,与众位爱卿同在前线,舍生忘死,也不枉朕与众位爱卿,君臣一场了。”

我看着这位开创了百年太平盛世的上代天朝圣主。

我描述不清他的容貌。

我只想说,他不愧是一代圣主,千古第一开明圣君。

刀君大人起身道:“请陛下暂且回营休息,侯听臣等捷报。”

追命将军道:“臣等誓死拿下燕然山。”

圣主略一点头,道:“朕知道你们是天下最强的战士。你们去吧,朕就在这里看着你们。”

追命将军与刀君大人一言不发,回身上马,齐声吼道:“全军总攻!!杀他们个片甲不留!!!”

全军将士齐被鼓舞,杀声震天:“杀他们个!!!片甲不留!!!”

双方阵营瞬间再次火并。

天朝军士面对凶猛猖獗的敌军,一步也不退让。当真是寸土寸金。

血与火的交拼。白热化的战局。

这一场大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。

双方死伤惨重。尤其魔族部队,在天朝部队舍生忘死的拼杀下,将近五万魔族敢死部队无一生还。

未等刀君大人与追命将军等人回过气来。

魔族的又一波攻势再次袭来。

刀君大人与追命将军对望一眼。

刀君大人低声道:“杀身成仁。”

追命将军接道:“舍身取义。”

两人一提马缰,一戟一刀,再次迎敌挥出。

就在刀君大人与追命将军准备把一腔热血洒向战场时。

在双方战势的交会处,猛地卷起一道龙卷风。

龙卷风卷起之后,迅速向着魔族部队扑去。

奇怪的是,许多并未被龙卷风卷到的魔族军士,只要接近龙卷风十丈之内,立时身首异处。

魔族将士不怕死。他们可以死在敌人的刀枪之下而无怨无悔。

却无法接受死在这么诡异的龙卷风之下。全军齐齐退避。

有人把被龙卷风卷死的军士的尸体运到后方。

魔族后方的军事将领检视之下发现,

他们全是死于剑伤。

“来人是绝世高手。”一名魔族长老说道。

“他们想斗将。”一名高级将领说道。

魔族的中军帐中,有人说道:“今日之势,批生判死。修罗一族能否中兴。就看诸君了。”

跟着就是无数拔刀亮剑之声,魔教与五毒教的众高手,修罗军中的干部层级,皇族的皇亲贵族,齐向前线那龙卷风杀去。

那股龙卷风依然在持续屠戮着修罗军士。当者披靡。

修罗族众高手停在龙卷风前。其中一名魔教长老,弯刀出鞘,率先迎了上去。

我看见他刀背上刻着修罗族的文字:都瑞尔,古利特。

他是卡修的先祖。魔族的第一刀法世家,古利特家的人。

都瑞尔手中弯刀划出一道奇异的弧线,劈向龙卷风。

刀法之精,魔功之深,与他的后代卡修,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一声巨响过后,龙卷风消散。

原来在龙卷风中,是一男一女两个人。

男子手中握着一柄巨剑。剑的长度与体积甚至比男子自身还要长大。

那阵龙卷风,竟然是男子巨剑运使之下,席卷而成的。

都瑞尔接下了男子这一剑,龙卷风便随之消散了。

我定睛看那使剑男子。

白衣飘然,眉清目秀。及腰的长发束着马尾。手中持着那柄与自身不成比例的巨剑。

这男子,是叶家第一代家主,叶前辈。

我又看了眼他身边一身苗族打扮的少女。

修罗族一方中的五毒教高手齐声惊呼:“椤姑娘!”

那少女道:“既然认得我,请你们退开。我不想手上沾染苗族同胞的血。不要逼我动手。”

不禁想起传闻中,叶前辈的妻子,乃是苗疆第一大祭司,精通世间正邪所有法术,初代蛊王,闺名一个‘椤’字。

传闻还有,椤是当时武林的第一美人。

此时她就这样站在叶前辈的身侧。没见她出手。

所以我只能对‘武林第一美人’的称号认定不已。

我放弃用语言形容这位前辈的容貌。

我知道的所有词汇,无法描述其秀美于万一。

这时,刀君大人看清了龙卷风中的来人,失声叫道:“叶兄弟!!”

追命将军道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看来他们之前便彼此认识。

神算若冰前辈问道:“他叫叶?就是那个叶?”

刀君大人道:“对,一柄巨剑,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那小子。”

若冰接着问道:“他身边的女子是谁?”

女人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加注意。

刀君大人道:“那是椤啊。苗疆第一巫蛊行家,椤。你没听说过吗?流传世间最美物事的那几句歌谣:‘五霸岗的宝石,八里庄的珍珠。紫禁皇城的巨龙,鸣沙荒漠的满月。叶的剑,椤的眼。’这都是天下最美的事物。”

大家看着椤的眼波。

那果然,是世间最美的东西之一。

我不懂的,是为什么说叶前辈的剑也是天下最美的事物。

我看着叶前辈手中那柄巨铁剑。威猛尤有过之,美则未必。

这时叶前辈开口对都瑞尔说道:“你不是我对手。退下吧。”

都瑞尔手中弯刀架着叶前辈的剑,闭口不语。

叶前辈也不再说话。握剑的手紧了一紧。

刹那,剑上绽放出海蓝色的耀目光泽。

瞬间,我明白了为什么叶前辈的剑是天下最美的东西了。

那道剑芒的唯美光泽,绝不是世间任何宝石珍珠的光泽可以比拟的。

蓝光一现,都瑞尔立时被逼退。

一众魔族高手脸色齐变。

没有人能在一招间逼退古利特家的都瑞尔。

何况只是凭着剑芒。

他们立刻明白,今日遇上了生平最强的劲敌,齐声呐喊之下,刀剑齐出。

这是战场。

在这里,不分胜败,只决生死。

所以没有人指责他们以多欺少。没有人指责他们不讲道义。

叶前辈巨剑盘旋飞舞。同时迎战所有修罗族的武术宗师。罡风剑芒挥舞之下,没一人能抢进叶前辈身周五丈之内。

而魔教与五毒教的一众法术高手,全被椤一人挡住。

椤前辈果然不愧中原第一巫法宗匠。以中国固有的金木水火土的五行法术操控攻守之余,无数邪派外道之术层出不穷。

五毒教中有人喊道:“不要对上她的眼睛!那是天下最顶级眼系神通的拥有者!!对上了就完了!!”

提醒已晚,几名魔教中人,已经与这世间最优美的眼波对视过。

立时临阵倒戈,向身边的同胞扑去。

“杀!!”一名魔教长老吼道。

几道深绿色的火焰闪过,那几名被椤摄取了神智的魔教教众立时灰飞湮灭。

那名魔教老者狂吼道:“小贱婢害我同胞手足!!!今天要你填命!!!”

说完伸手指刺瞎了自己的眼睛!!猛向椤冲了过去!!

椤闪身避过,一招击魂术,透过一名魔教教众的身体防御,直接抽取其灵魂加以刺穿,当场毙命。

猛地,五道魔火向椤烧去。椤喝一声:“云体钢灵阵!”挥出五道钢铁灵气,硬击下五道魔火。

来人一身黑袍裹身,手中一只巨形武器闪烁着异光。

椤脱口道:“魔教教主!”

那人黑布裹着头脸,看不清面容:“能与苗疆第一巫蛊宗师较量一番,不枉本座此行离开太岁宫了。”

魔教教主麾下,尽是天下知名的魔教高手。如惊云、神风双护法,如今一齐挡着头脸,不敢与椤的眼睛对上。

由于魔教众人不敢睁眼,椤在打斗中依然大占优势。

叶前辈那一边,却全是硬碰硬,实打实的武技较量,丝毫取不得巧。

修罗族众高手一个疏神,被叶前辈抓住机会,猛出一招叶家剑的天崩地裂,化身三道白光,同时腰斩了两名修罗将领,一名贵族剑士。

连人带兵刃,同时劈个粉碎。

叶前辈虽杀了三人,形式并未见好。无数的修罗族高手奋勇杀上。杀了三个,补上十个。

刀君大人与追命将军率军抗衡魔族大部队,分身乏术。

所有人都只能遥遥望着叶前辈与椤姑娘双战修罗魔族所有高手。

猛然间,地面疯狂抖动。所有将士都站立不稳,摔倒在地。地面现出无数裂缝。站在裂缝上的军士惨呼未绝,向着深渊坠去。

跟着,修罗大军阵后一声霸天绝地的吼叫。

一头比适才哈傲封印了的魔界黑龙更为魁梧的巨大魔龙破地而出!

一旁休息的哈傲失声叫道:“魔界龙王!!”情急之下,一口鲜血喷出。

若冰绝望道:“他们解开了沙漠囚龙谷的封印。”

所有天朝将士,都在彼此传递着一句话:“上古时期被轩辕黄帝封印的太古龙族之王,被解封了。”

然后,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无法抵抗的被宰杀命运。

修罗魔族的战士欢呼声方出,却见巨龙口中火光一闪。

修罗部队的前军再次灰飞湮灭。

巨大的冲击波袭来,追命将军与刀君大人同声急喝:“神峰连檄阵!!!”“不动如山!!!”

两招天下最强的防技同时施展,庇护了他们身后的部队。

可是这两招一出,二人是再也没有余力了。

所有修罗族将士全傻眼了。

他们不懂,本来是他们解封而出的最强魔兽,太古龙族尊王。

为何会不分敌我的?

恍惚中,我听见魔族后营中军帐中有人平静的说道:“为今天可以彻底铲绝中原天朝与修罗魔族,干杯。”

我彻底愣住了。

原来,这些修罗部队只是弃子。

他们身后策划战役的人,早就计划好了。

这些忠心爱国的修罗战士。

只是他们召唤出来的龙王的饲料罢了。

我极力想看清那中军帐里是什么人在策划。

企图将天朝大军与修罗大军同时消灭干净。策划出如此魔气滔天、惨绝人寰的恐怖计划的,是什么人。

可是那中军帐中所扩散出的强大魔气,让我无法靠近。我看不见帐中的人。

我只想大声喊,告诉那些拼杀的双方士兵。你们中计了,这是个圈套。

可是他们听不见我的话。

我却在这时回想起历史。

历史记载,这一战是天朝军胜利了的。

可我看不见,看不见一丝胜利的曙光。

龙王的攻击力实在太强了。几乎是无限的。

大批修罗将士死在龙王的攻击之下。

围攻叶前辈的修罗族众高手看情势不妙,反身围攻龙王。

却都只是龙王攻击下的飞灰而已。

绝望。彻底的绝望。

龙王仰天吼叫的声音穿破太空。

如一首交响乐的终章。

标示着一切即将终结。

却在这时,叶前辈低声对椤姑娘说了几句话。椤姑娘脸色刹那苍白。

然后叶前辈就向龙王冲去。

椤姑娘大喊道:“大哥!!回来!!”

龙王发现还有人不选择受死或逃跑,反而向它冲来,很是诧异。

张口就是一道火焰喷去。

所有人第一时间卧倒。

椤姑娘的声音已带哭腔:“大哥!!!”

万吨炸药般的恐怖威力释放。

硝烟散处,地面被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。

刹那,龙眼圆睁。

椤姑娘喜极而泣。

叶前辈,身如凌虚,飘在半空。

那强猛无伦的爆炸居然没能损伤他分毫。

跟着,叶前辈右手巨剑指天。

左右食指划地。

风,在流。

云,在动。

我能感受到,在这一刻,九天灵气,与神州地气,全向叶前辈汇聚而去。

神算若冰前辈骇然道:“他居然引动了九天之气与神州地脉的地气。他究竟是什么人?”

浩瀚无伦的天地之气无穷尽的向着叶前辈体内涌去。

龙王再次喷出一道火焰,凌空射向叶前辈。

叶前辈手中巨剑略划。

那是‘真龙圣体’四个字。

跟着叶前辈身上华光绽放。

龙王喷出的火焰是白色的。

根据温度定律,那颜色代表了接近太阳表面火舌的高温。

叶前辈身上光芒耀眼,依然毫发无伤。

“阿椤!!动手!!”叶前辈大喊道。

“大哥!!我不能啊!!”椤姑娘哭着道。

“动手!!你要让所有人都一起殉葬吗!!”

椤姑娘咬了咬牙,猛地伸手一击地面:“漫地荆棘阵!”

无数青绿色粗大藤蔓在龙王身下瞬间蔓延,缠住了龙王。

龙王出其不意,吼叫挣扎。

“出招!”叶前辈再次喊道。

椤姑娘满脸泪痕,哭着喊道:“天魔解体大法!!!”

一阵地动山摇之后,道道奇光笼罩龙王,一个虚空的魔鬼影象,叫声凄厉,在龙王身上透体而过。

那容貌獠牙带角的,死神般的魔鬼穿过龙王身体的同时,手中抓着‘防御’二字。

刹那,天地间一点声息都没有了。

所有人都注视着叶前辈。

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。

我听见,半空中的叶前辈,对着地面的椤姑娘说了句:“多保重。”

然后叶前辈手中巨剑,绽放出苍紫色的光芒。

满天乌云突然穿了一孔。原来已经是晚间。

从那云孔中,露出一颗闪耀着紫色光芒的星星。

那是紫微帝星。

从紫微帝星射来的淡紫色光芒,与叶前辈手中剑的光芒相呼应。

那淡紫色的光芒异常柔和。

却照耀着天地山川,世间万物。

在场双方军士中有见识的人,都认得那光芒。

“那是,紫微皇极气。”

神算若冰心中惊讶道:“‘紫微皇气燕然现,万千妖魔尽披靡’这两句诗,指的不是圣主陛下,而是这少年?”

圣主看着那威仪天下的淡紫光芒,自语道:“紫微皇极气。九五之尊的证明。连紫微帝星,天地山川都愿意助他一臂之力。原来这少年才是当今的万乘之尊。僭越(僭越,指不具备皇帝身份的人,却使用皇帝的礼仪或排场)的人,反而是朕。”

这时,叶前辈体内的天地之气,他自身的紫微皇极气,还有紫微帝王星的星力。

三股力量融会在一起。

汇聚巨剑之上。

叶前辈看了龙王一眼。平静地道:“我创下这式剑法,就是为了收拾你的。”

“叶家剑,禁招。”

“亢龙诀。”

没有任何声息。

随着叶前辈一剑劈出。

龙王身躯一开始毫无反应。

跟着的瞬间,便惨遭崩裂。

巨大的旋涡型龙气撕扯着周围的一切。

连空间都被这一剑劈开。

然后就是毁天灭地的大爆炸。

绵延千里的燕然山。

被这一剑削成了平地。

刀君大人和追命将军麾下的颠覆营军士,随着他们的主帅全力鼓起保护罩。

保护了圣主陛下的车驾。

这一剑之威,让龙王与修罗军队片甲不留。

天朝部队也是损失惨重。

跟着,天空刹那阴云密布,暴雨狂雷肆虐而下。

一道光芒,从半空飞到圣主驾前。

刀君大人,神算大人,追命将军,椤前辈,圣主陛下,所有天朝军士。

都看着那道光芒。

光芒之中,是叶前辈。

叶前辈与圣主对视片刻。开口道:“草民肉身已殒。无法行跪拜大礼,请陛下恕草民无礼之罪。”

椤前辈哭着叫了一声:“大哥!”那声音听来,是如此的撕心裂肺。

圣主陛下一脸的惆怅,迷茫。终于说道:“免礼。”

叶前辈道:“谢陛下恕罪。”

然后叶前辈四下看了一眼。

从刀君大人,看到追命将军,又看到椤姑娘。

最后对圣主道:“草民自十二岁艺成以来,仗剑江湖,快意恩仇……”

所有人都不说话,只是听着叶前辈的诉说。

“……打遍神州大地,自诩天下无敌。直到最近,草民因机缘巧合,得悟世间真谛。才认识到前尘所为,无一善事。”

“草民本欲携妻封剑隐归,自此结草为庐,忏悔前罪。却始终心系天下万民。修罗族人西侵,圣朝军队奋起反击。战事蔓延,实非苍生之福。草民遂发愿了结此战事,而有今日之行。”

“今日一战,草民剑下杀死修罗族人无数。更兼引动九天之气,神州地气。此后十余年中,神州大地必将祸事绵延,天灾降世。盖因草民今日改动了天地山川之气脉流向。诸般罪孽,草民比任何人做得都多。草民肉身虽殉难,不足弥补如此滔天巨罪于万一。”

“草民一生,杀人如麻。今日之战,更是杀人无数。自知必将身堕地狱。草民愿欣然而往,以悔前尘无量罪业。只是草民绝不后悔,若能救万民于水火,免于战事,草民万死无憾。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”

刹那间,我被叶前辈这番话震撼了。

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今晚会在梦境中看见这场百年前的燕然山战役了。

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

我害怕伤生造孽,只想置身事外。与叶前辈的慈悲宏愿相比,实在太渺小了。

叶前辈接着说道:“圣主陛下开明睿智。必会励精图治,泽被天下苍生。唯愿陛下百尺竿头再进一步,造福众生,以洗草民之罪。”

圣主道:“这是朕份所当为。”

叶前辈道:“谢陛下。”

然后叶前辈转头看着椤前辈。

椤前辈默然泪下。

“草民唯一憾事,就是未能得见自己骨血一面。”

椤前辈伸手抚着自己腹部,强压哭腔道:“大哥,你放心。我一定会把你的孩子培养得和你一样顶天立地。”

叶前辈苦笑道:“我一生于邦无勋,于世无功。唯造下杀业无数。孩子若象我,绝非苍生之福。你们母子能一世平安,我就满足啦。”

椤前辈点了点头,低声呜咽。

叶前辈对着所有人一抱拳,道:“各位,多多保重。”

跟着,霞光消散。

圣主喃喃的道:“一代剑圣,名不虚传。”然后对着椤前辈道:“椤姑娘,叶少君于国有大功……”

椤姑娘冷冷的打断了圣主的话:“我们母子不稀罕什么封妻荫子。”

圣主无言。

“我会一个人把大哥的孩子培养成材。十年之后,你们等着江湖上闯出第二个叶吧。”

然后椤前辈转身便走。

在她走过的地面上长出无数青绿色藤蔓,隔断了众人的目光。

也隔断了众人,

对他们母子的关心。
  • 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为了防止SPAM,含链接的评论需要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